宁波居民负债水平怎么样?这里有一组最新数据宁波站 - 万联中国

宁波居民负债水平怎么样?这里有一组最新数据
2020-09-14 10:13:48   来源:甬上    
评论:0
阅读:

9月伊始,房企融资的三道红线,引发了地产行业的强烈反响。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调控,部分是出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考量。  而居民杠...
9月伊始,房企融资的“三道红线”,引发了地产行业的强烈反响。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调控,部分是出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考量。

  而居民杠杆率,是衡量居民债务水平的重要指标,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政府对货币政策和房地产政策的态度。

  根据宁波2019年的GDP和中国人民银行宁波市中心支行发布的宁波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情况,2019年我市居民杠杆率为62.7%,比上一年提高了5.3个百分点。

  20201~7月宁波市住户存款余额与贷款余额情况 

  那么,宁波居民的负债率究竟是高还是低?在全国主要城市中处于什么位置呢?

  1

  先来看看宁波居民的杠杆率在全国的位置。

  最近,第一财经整理了全国23个重点城市2019年的居民杠杆率排名情况。排名参考了两项指标:一是住户部门杠杆率,即住户贷款余额与GDP的比值——这也是央行金融稳定报告衡量城市负债水平所采用的维度;二是居民资金杠杆率,即住户贷款余额与住户存款余额的比值,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存贷比”。 

  从排名情况来看,2019年宁波的住户部门杠杆率为62.7%,在全国23个城市中排名第12位,比上一年度提高了3个位次,与上海、昆明、合肥、苏州等城市接近。

  相比之下,杭州的这一数据高达107.4%,居23个城市之首,温州也以94.1%紧随其后居第2位。

  在居民资金杠杆率方面,2019年宁波的这一指标为99.3%,在全国23个城市中排在第9位。厦门以161.7%的比值高居榜首,杭州、南京、深圳、合肥跻身前五,均高于120%。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说的住户贷款,并不能与大家所背负的房贷划等号,但房贷无疑占了大头。

  在2019年全国住户贷款的结构中,中长期消费贷款占比高达62%,而这一部分几乎都与房贷挂钩。剩下的部分,则涵盖涉及日常开销“买买买”的短期消费贷款,以及经营贷款。因此,住户杠杆率的变化,与当地楼市的热度不无关联。

  那么,宁波的这一数据算不算处在高位呢?不少分析指出,居民杠杆率需与地区发展水平相适应。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2019年末各国居民杠杆率,包括欧美日韩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平均居民杠杆率为72.1%,而同期全国的平均水平为55.6%。

  2019年,宁波的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已达到“发达经济体”的水平;而跻身万亿俱乐部的宁波,去年排在全国城市GDP第12位。可见,宁波62.7%的住户部门杠杆率,基本与其目前的经济实力匹配。

  就居民存贷比而言,除了反映作为“分子”的贷款余额外,该数据还与存款规模这一“分母”相关,还得就每个城市的情况具体分析。

  58安居客房产研究分院院长张波指出:“如果居民整体收入水平较高,住户的存款往往也会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贷款成数尤其是二套房贷的成数高,也会明显提升居民资金杠杆率”。

  以厦门为例,当地的居民资金杠杆率高达161.7%。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不能单纯归因为“厦门人最敢负债”,也可能得益于当地楼市对周边的“海绵效应”,吸引了大量存款在外地、贷款在本地的购房者,从而抬高了这一比率。

  对于宁波来说,早在2012年就出现过贷款超过存款的现象。“宁波民营经济较发达、企业效益较好、银行信贷相对较倾斜”,这是业界普遍认同的几个因素。

  我们同样可以看到,随着宁波经济实力的增强,以及区域一体化发展步伐的加快,作为都市圈中心城市,宁波不仅城乡融合趋势明显,对绍兴、舟山、台州等周边居民来甬二次置业的吸引力也在不断提高……

  2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宁波可以放松警惕。

  2019年,宁波62.7%的住户部门杠杆率,较2018年增长了5.3个百分点。2019年末,宁波的中长期消费贷款余额,更是较2018年底增长12.1%,远超过当年6.8%的GDP增速。直到2020年上半年,这种“加杠杆”的势头仍在持续—— 

  根据人民银行宁波市中心支行发布的数据,今年6月,宁波市的住户贷款较去年年底增长了9.21%,而中长期消费贷款增幅高达16.1%。在这一陡峭的激增背后,是宁波楼市从疫情期间停摆走出后的急剧升温。

  据统计,6月宁波市六区的二手住房成交套数环比增长了31%,新房的销售价格指数同比增长了6%。无论是价格还是成交量,都预示着宁波正在带着日益攀升的杠杆“负重前行”。

  诚然,适度的杠杆能撬动一座城市的活力,但“过犹不及”的风险也不容小觑。

  首先,杠杆率的持续走高,会挤占消费的空间。去年,人民银行发布的《区域金融运行报告》指出,在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会融资规模等因素后,居民杠杆率水平每上升1个百分点,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速会下降0.3个百分点左右。

  宁波的住户贷款结构变化也佐证了这一点。2019年,中长期消费贷款占了全市住户贷款的64%;而到了2020年6月,这一权重已上升至68%。随之而来的是短期消费贷款的占比从原先的20%直降至15%,规模也减少了300亿元。

  正如网友所言,“房价太高,不敢消费”:一想到每个月工资要支付月供,再加上未来仍需存下大量子女教育、医疗保险、父母养老等相关开支,“负重前行”的城市中产们免不了考虑一边消费降级,一边缩衣节食。

  与此同时,居高不下的房贷,往往意味着在此安家落户的居民,要重新衡量选择城市的性价比。2019年,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了《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研究》,宁波以13.2的房价收入比排在全国第17位,但它的房价收入比增幅高达6.3%,在50个城市中排名第三。

  报告认为,宁波是近两年楼市成交比较火热的城市,“与区域规划利好和加大人才吸引政策有关”。的确,2019年宁波新增常驻人口34万人,制造业人才净流入率居全国第一,而人口流入的“用脚投票”,正是支撑楼市刚需的动力。

  但是,眼下的房价收入比,究竟能否依然算是宁波吸引人才的“加分项”呢?

  正因如此,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指出:“快速增长的居民债务必须有所缓和,才能在后续增长中有效地缓释风险。金融防风险和‘房住不炒’,仍然将是未来的主旋律之一。

  值得欣慰的是,今年7月6日,宁波推出了楼市调控新政——四部门联合从保持土地市场平稳、调整限购区域范围、强化金融政策监管、保障自住房需求以及强化市场销售管理等方面出台十条措施,及时给宁波楼市降温。

  除宁波外,最近杭州、深圳等多个城市也在持续加码楼市调控力度,这无疑对当前国内部分城市过热的楼市,传达了重要的信号,也为营造良好的楼市环境提供了有力保障!

聚焦更多热门事件请扫码关注 CN万联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