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十村结下“共富之约” 如何履约?宁波站 - 万联中国

东西十村结下“共富之约” 如何履约?
2021-12-25 09:00:46   来源:中国宁波网    
评论:0
阅读:

四川凉山三河村,如何携手余姚横坎头村,激活红色资源,从共进到共富?  丽水松阳半古月村,如何接力余姚谢家路,让绿叶子变成金叶子? ...
四川凉山三河村,如何携手余姚横坎头村,激活红色资源,从共进到共富?

  丽水松阳半古月村,如何接力余姚谢家路,让“绿叶子”变成“金叶子”?

  新疆库车市乌恰一村,如何对标奉化滕头村,摇身化为甬库振兴村?

  四川凉山舍垮村,如何看齐鄞州湾底村,“守着青山,赢得金山”?

  西藏比如巴贡村,如何联手镇海永旺村,调制共富路上的“独家配方”?

  “治国之道,富民为始”。十九届六中全会强调,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坚定不移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道路。站在建党百年的历史节点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起点上,浙江在全国率先探路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改革开放前沿宁波提出,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先行市。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今年11月底以来,宁波日报报网“共富论·双村记”全媒体策划五个采访小组,通过实地走访宁波鄞州、余姚、奉化、镇海、四川凉山,连线浙江丽水、新疆库车、西藏比如等地,探寻宁波与对口协作和对口支援地区十个村庄,率先破解一批制约共同富裕难点堵点痛点问题背后的共富之道。

  红色领航,共进变共富

  心有沟壑,高山可期。冬日暖阳下,余姚横坎头村和凉山三河村两位“红村”书记黄科威和李凯以视频连线为媒,结下“共富之约”。如何将红色资源有效激活,是两村面临的共同发展命题。同一命题下,横坎头村率先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先富村带动后富村,从一开始就要充分发挥党的领导制度的优越性,从思想观念转变入手,最终实现从共进到共富。”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农贵新说。

  横坎头村也曾贫困过,得益于村党支部坚强有力,最终团结带领广大村民走出了一条立足自身的先富之路。作为结对村,横坎头村正将基层建设的经验带到三河村,探索出了一条东西部协作的新路径。

  眼下因为一块广告牌,三河村成了广告商的香饽饽,村第一书记李凯忙里偷乐。然而,他乐的并非这块广告牌,而是,广告牌带来的“深度洗脑”:“用市场化手段将资源变现,东部‘老大哥’的理念让我们震撼。”李凯说。接下来,随着双方云签约,两村将在党建引领下,携手推进“产业强、村民富、新村美”。

  红色领航,提升致富带富的“组织力”。“这是转变发展理念,壮大集体经济富民强村的根本。”市委党校经济学部主任宓红如是说道。

  鄞州湾底村飞速发展的“秘诀”,就是党领导下走集体经济发展之路。针对凉山舍垮村集体经济发展之困,湾底村党委书记蔡国成给舍垮村开出了“药方”:党建+。丽水半古月村通过借鉴余姚谢家路村“前哨支部”的做法,激活基层“细胞”,强化最小“单元”,释放出大能量。

  “提衣提领子,牵牛牵鼻子。办好农村的事,要靠好的带头人,靠一个好的基层党组织”。在市委党校市情研究所所长钟春洋看来,先富带后富,领头雁的作用不可估量。

  赋能“集体”,“输血”更“造血”

  “实现共同富裕,产业是核心。”一片高山茶叶,怎样才能不出大山,化作村民致富的“金叶子”,丽水松阳半古月村“成长的烦恼”,在宁波对口结对村庄中普遍存在。

  对此,市对口支援和区域合作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先富带后富,要立足地区实际,赋能村级集体经济,充分挖掘自身优势,输血造血并重,推动生态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变,实现“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价值转换。

  对于半古月村的“茶叶之困”,余姚谢家路村已拟好方案:在丽水半古月村打造茶叶全产业链,加大优质茶叶的种植面积,不断提高当地茶产业的附加值以及亩均产出;为了帮助凉山三河村擦亮红村的旅游品牌,余姚横坎头村开出了“解药”:以市场化手段引进旅游项目,推出红色研学观光项目,让游客慢下来、留下来;针对凉山舍垮村集体经济“做不大”的短板,鄞州湾底村给出了“解法”:做好产业规划,创新管理模式,一产三产“齐步走”。

  产业解难之策有了,具体怎么做?宓红提出,结对村双方可进一步加强干部交流互动,组织专家把脉问诊,开展乡村振兴培训、项目帮扶,进一步理清乡村振兴思路,推动集体经济壮大和产业高质量发展。

  化“输血”为“造血”,是双村共富的“终极目标”。

  千里之外的新疆库车,甬库振兴村已将滕头村“‘无工不富’”的发展理念注入其中,集体经济持续壮大,现代产业体系呼之欲出。

  高原之上的西藏比如,巴贡村正比肩永旺村特色街区,建起了民俗手工业园区,51间商铺为当地村民每户带来上万元的分红……

  “站在共同富裕的新赛道上,双村携手同频共振的关键是精准赋能。”滕头乡村振兴学院智库专家谢正法认为,就是要赋能乡村集体经济、赋能现代乡村产业,实现一产、二产、三产融合化、工业化和信息化。

  众志成城,“共治”也“共智”

  作为凉山州乡村振兴示范村试点,对于未来的发展,舍垮村党总支书记李比玛扎石有些“信心不足”:“21名党员村干部,平均年龄在35岁以下,太年轻!”对此,提前“奔小康”的鄞州湾底村党委书记蔡国成如是“解惑”:湾底村“三治(自治、法治、德治)融合”是其共同富裕的重要基石。

  共同富裕要在村庄治理上下功夫。钟春洋表示,“要探寻乡村治理的‘一家亲’。基层治理既要党委领导,也要公众参与,只有上下一条心、拧成一股绳,才能搞好‘大合唱’”。

  他举例说,余姚谢家路村推出的“小板凳”工作法2.0版本,为丽水半古月村打开治理“脑洞”,以此为基础,根据实际需求,推进数字化智治模式,让村民安居乐业。

  “共富路上,关键在人”。这是宁波与结对村庄“一把手”的共同心声。农贵新认为,结对协作、共同富裕,要探索建立科学的激励制度,激发两地村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特别是要吸引广大年轻人参与到这场先富带后富、同走共富路的伟大实践中来。

  在四川凉山三河村,“回乡养猪的大学生洛古有格”越来越多。在新疆库车甬库振兴村,维吾尔族年轻人们“夜生活”越来越丰富,或在民族音乐、经典红歌中载歌载舞,或在江南水乡的黄梅戏中浸润灵魂。

  “口袋富了不算富,脑袋口袋一起富,才是真正的富。”滕头村村党委书记傅平均感慨道,实现共同富裕,要塑造未来农村居民。全面提升村民素质,全面丰富村民生活,打造一支爱农村、爱农民、懂三农的创业创新队伍,创造一副宜居宜业、向上向善、富余富足的美好生活场景。

  结对双村,叩问共富,是加快乡村振兴,在高质量发展中扎石推动共同富裕的新课题。

  未来,这道求证题仍将继续。在历史的宏大叙事下,十村共富之路的探索“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

聚焦更多热门事件请扫码关注 CN万联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